五十來歲的王女士從不吸煙,是兩個孩子的慈母。她在職場剛獲得晉升,正想大展拳腳之際,卻傳來噩耗,體檢時被驗出患上肺癌。由於她有使用心臟起搏器,且肺腫瘤位置距離起搏器不遠,她來到我們中心時,第一句就問:「利用電療醫治我的肺癌,輻射會否破壞我的心臟起搏器做成危險,甚至是危及生命?我其實可唔可以做電療?」

現今使用心臟植入式體內電子治療儀器(Cardiac Implantable Electronic Device, CIED) 的人不斷增加,特別是心臟起搏器,癌症病人也不會例外。王女士說得對,強輻射是會短暫甚至永久破壞起搏器,如病人要依賴起搏器維持心臟功能,那麼病人就會有危險了。是否所有依賴起搏器的癌症病人,都不能用電療治病呢?絕對不是。

為裝有心臟起搏器的病人電療,重點在於如何設計一個既安全又精準的治療方案(Treatment plan) ,以及如何完善地執行這個方案。首先,醫學物理學家會從CIED的供應商,取得該CIED與輻射相關的科學數據和資料,並由團隊設計特別的治療計劃,「避開」(Avoidance) 或「遮擋」(Blocking)該CIED,並把CIED在電腦勾勒出來,為其設定一個安全劑量,舉例說,心臟起搏器的最高劑量不可超過2Gy(格雷)、心臟除顫器不可超過0.5Gy,這些都是國際認可的安全標準。

要注意,上述提到的劑量需要包括造影時的劑量,如病人以前曾接受電療,就要把之前該CIED曾受過的劑量也計算在內。要滿足這些要求,又要給予腫瘤足夠的治療劑量,就要依靠精準電療。設計工作完成後,要用電療機實戰檢測該治療計劃,一定要合格才能使用在病人身上。還有輻射能量,筆者規限不可超過10MV(Megavolts),目的是要防止有中子劑量(Neutron dose)可能損害該CIED。

接下來,腫瘤科醫生要核准整個治療方案,病人的心臟科醫生也要同意病人進行電療,有關CIED的供應商要派專家,在病人接受第一次電療前一刻,對該CIED作出相應的調校,並在電療時監察CIED的運作,在電療後立刻調回正常設定。若第一次電療時發現有問題,就要通知病人的心臟科醫生,而接下來的電療,CIED供應商的專家也要繼續在場,心臟科醫生也可能需要在場檢查病人。

隨著人口老化,心臟有問題又不幸患癌的病人相信會增加,只要跨專科的醫生和專家合作,就可以把他們的癌症醫好。

原文刊於:AM730

Leave a reply

陳作良

香港港安醫院腫瘤中心首席物理學家及臨牀服務高級顧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