雖然癌症治療的藥物推陳出新,但化療仍然是當今癌症治療的「骨幹」之選,從手術後作為輔助治療,到已屆晚期或不適合接受手術切除的病人都有機會派上用場。

每提到要病人接受化療,它給世人的「壞印象」都根深蒂固,病人和家人甚至千方百計想避過它。幸而新一代的化療藥物,增加了口服化療,甚至有便攜式居家化療配套,減少了在身體引起的副作用,縮短需要在醫院或診所的輸液時間(俗稱吊針)等。

以末期腸癌患者為例,病人在術後一般會進行全身性的化療。當中需要使用氟尿嘧啶(5-FU)的腸癌病人,每次吊針的時間可能橫跨3日2夜,須住院達48小時。在未有新冠肺炎的日子,病人已有一定程度的抗拒,何況在新冠肺炎或流感大流行的期間,病人寧願推遲治療,也不願冒險入住醫院。幸而,隨着腫瘤科護理服務愈趨成熟,需要長時間靜脈輸液的病人,已可選擇居家化療。

Brave Cancer Patient

使用便攜式彈性輸液泵接受化療的流程十分簡單,藥劑師會事先注入化療藥物到輸液泵,再由醫護人員把輸液泵導管接駁到病人胸口的靜脈「盒子」,輸液泵便會以固定流速輸注藥物。輸液泵毋須電源及儀器設定,病人只需把輸液泵放進貌似水瓶袋的腰包隨身佩戴,便可回家接受化療。病人不用「困」在醫院,可如常進行日常活動,例如工作、外出進餐,甚至是做溫和的運動,如散步、輕巧的拉筋等,翌日再回到診所覆診。

曾有一位五十多歲確診腸癌復發的男患者,需要每隔數星期便到醫院住院接受靜脈輸液化療。由於他的血管已相對硬化且脆弱,他形容每次治療前,要在雙手的靜脈插導管時,感覺猶如行刑,治療經驗相當差,甚至想過放棄治療。後來經評估後,我們為他改用居家化療,期間他如常參與家庭聚餐、更能重返職場,並重拾往日攝影的興趣。他告知居家化療期間,曾經與家人打麻雀,非常享受家人對他的支持,所以覺得轉為居家化療後,副作用和難受感皆下降。他覆診時更形容居家化療應該貼上「病人零抗拒」化療標誌,幫化療洗洗惡名。

居家化療無疑為癌症病人提供一個新的治療選擇,有助病人重獲個人時間,陪伴至親,亦讓病人擁有更高自主性和尊嚴,有利他們以正面的態度對抗癌症。不過,化療始終帶有風險,癌症病人如欲採用居家化療,必須先與主診醫生和腫瘤科護士商討,經醫生評估後,由護士教導使用輸液泵的注意事項,確保病人得到適時、安全的治療。

原文刊於:AM730

Leave a reply

張寬耀醫生

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