醫院全年無休,新春期間遇上需要電療的新個案,團隊仍要盡心盡力,為病人設計最好的療程與安排。今年春節期間接到了一個罕見腫瘤病例,六十來歲的Tony患有小細胞膀胱癌,是極惡性腫瘤,且腫瘤範圍極大,腫瘤佔據很大體積的腹腔,以及盆腔淋巴組織和整個膀胱,全長超過40厘米,高速螺旋放射治療機是唯一選擇,可以螺旋形式「由頭到尾」做一次性照射,如以直線加速器治療,要一個範圍接駁另一個範圍照射,接駁範圍輻射劑量會同時出現過高和過低,不宜使用。

選擇了治療機,還要決定照射腫瘤的劑量。治療小細胞癌不需要大劑量,因為小細胞癌細胞對輻射很敏感,本來應該就此定案,但筆者的團隊仔細研究了所有影像和化驗報告後,卻發現病人的膀胱腫瘤可能夾雜了非小細胞癌細胞,治療的對策就需要改變了,最終決定在原發腫瘤膀胱位罝加強劑量,有癌細胞的淋巴組織給予次一級的劑量,其餘受影響的淋巴組織則給予再低一級的劑量,這樣才可有效地對付這個罕有腫瘤。

為了保護好病人正常器官功能,筆者大年初四趕回醫院進行電療設計,目標要保護腫瘤周邊重要器官,包括直腸、大腸、小腸、脊髓、脊尾神經束、肝臟、左右腎臟,以及男性生殖器官等,特別是直腸,它被腫瘤範圍緊貼包圍着,同時直腸對輻射很敏感,若保護不好,有機會出現持續和大量出血等嚴重後遺症。腫瘤範圍愈大,複雜性愈高,所需運算時間愈長,筆者在年初四努力工作至深夜才把設計完成,肚子餓了,才發覺已錯過晚飯時間,要食消夜。

大年初五,團隊立刻為病人展開同步化療電療,絕不能延遲。病人本身是個每天吸食最少一包煙的煙民,惟此罕見癌症其中一個特徵,就是絕大部分都是煙民。筆者與病人約定,治療期內一定要大幅減低吸煙數量,而在年初六,他說只吸了五支煙,並承諾會繼續減少吸煙。過了一半療程時,他已把煙戒掉了。

從這病例可以看到,就算遇上奇難雜症,只要小心認真全方位對付,加上即時安排治療,也可迎刃而解。中國人傳統或會認為「新正頭」勿到醫院,但癌病其實不等人,未有及時治療有可能加速惡化,現時新型肺炎肆虐,病人不應擔心到醫院會增加感染風險而拖延治療,癌病要及時醫治才能達到最佳效果。

原文刊於: AM730

Leave a reply

陳作良

香港港安醫院腫瘤中心首席物理學家及臨牀服務高級顧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