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無綫電視節目監製錢國偉因胰臟癌離世,令有「癌王」之稱的胰臟癌再次受到關注,亦令我想起余小姐這名胰臟癌病人。余小姐是四十出頭的上班族,兩年多前不幸患上胰臟癌,去年初癌細胞轉移至下頸及腹部多處淋巴組織,接受了同步電療化療後,腫瘤明顯縮小,去年底再轉移至部分腰椎骨骼,再做同步電療化療後,腫瘤也明顯縮小。惟今年又傳來噩耗,她的腫瘤已轉移至上胸椎及其他腰椎骨骼,這一次真的給了我們一道難題。

胰臟癌一向是較難設計電療計劃的癌症,因為胰臟鄰近其它重要器官,加上對上兩次電療的位置,都緊貼著今次電療的部位,尤其腰椎骨骼部分,脊髓神經和脊尾神經束的耐受劑量已達飽和,而且它們是今次放射靶區的中心,一般來說已是沒有可能再電。但是,余小姐有強烈的意願要繼續治療:「我已經開始感覺非常痛楚及麻痹,若要回家等死,我做不到,人生如果一無所有,何不放手一搏,我願意承擔所有後果。」她堅定地說。

就算是病人想搏,我們也要讓她安全地搏。經過反覆研究,團隊終於找到了一個可行的電療方案,病人脊髓神經和脊尾神經束的安全是今次計劃的關鍵所在,它們自上次電療後,有少許復原,我們就利用這少許新增的耐受劑量,作為今次計劃的劑量上限;還要把脊髓神經劃分不同區域,作區域無縫優化,以使腫瘤得到有效的治療劑量。在周末做了兩個電療計劃,一個是給上半身用,另一個給下半身用,剛好趕得及星期一開始電療,總共是五次電療,一周內完成整個療程。

經過團隊的計算,今次對付腫瘤的劑量是33Gy(格雷),而脊髓和脊尾神經束所需承受的最高劑量分別少於4.4和5.3Gy,均低於已設的劑量上限,大大減低了今次電療的風險。余小姐第一天是坐着輪椅來做電療的,令我們驚奇的是,到第四天,她竟然堅強地從輪椅站了起來,自己慢慢步入電療室,到最後一天療程,她已能跟我們談笑風生。有一點大家可能想像不到,余小姐在這五天電療日還是堅持每天繼續上班(我們安排了讓她放工後做電療),鬥志實在令人敬佩!

原文刊於:AM730

Leave a reply

陳作良

香港港安醫院腫瘤中心首席物理學家及臨牀服務高級顧問